熱門文章
哪一種運動才能真正對抗肌少症?
發表時間:2021-02-13

Photo by Sriyoga....

想做斜槓青年,先拿回人生選擇權
發表時間:2018-06-22

自從《紐約時報》專欄作家瑪希....

尋根返「香」 嗅見長自臺東土地的小村信念

發表時間:2023-02-02 點閱:1105
Responsive image

日本九州、四國的樹頭初撒下櫻粉,韓國江原道降下銀蝶白雪的12月,在亞洲同樣時序,邁入時節的臺東尚德村也已蓄滿一期一會的白梅,若穿於山嵐間隙,還會從疏影搖曳間迎面襲來一股清雅的梅香。
 
除了冬梅,這方山頭裡還座落陳人鼎(小村先生)家傳父業裡的文旦柚園和梅林。十年進駐,他擁家眷返鄉,一草一木栽出尚德村裡氣味繁美的香草園。本著力抗財閥阻斷水源的開發案,走往社區深處照護老者的初心,陳人鼎引出退休歸鄉的長者與伊娜(註1),還有當地泰源監獄的更生人成為滋養滿園繁林壯茂的力量。
 
今年八月方獲農村領航獎的肯定,也若似替這笑稱「旦遇生存,必能找出方法」的小村先生長遠將傳統農業結合里山倡議、商業模型的心念淘洗出更真實的顯影。

 
「對我來說家鄉的氣味猶如檜木香,一種像山的味道!」
 
 
早年就離鄉的孩子,憶往牽引自己返家的根是帶有氣味的。除了梅香,陳人鼎念起日夜伴身的臺東時提及「她在我心中還有一抹檜木的味道」。
 
每回步上大雨浸潤過的林道,空氣漫著草與霧混合而成的潮氣,「每當我行走於森林,都會在林間小路上聞到這股氣味,對我來說故鄉的連結就是這片山,這是家鄉記憶裡,我特別喜歡的氣息。」
 
暮靄沉入陳人鼎記憶裡的三月,「這時的泰源幽谷還會冒現滿山的橙與柚花,當四、五月的暗夜來臨,還能在七里香的香氣縈繞間,瞧見螢火蟲飛行時劃出的光」。
 
在形容裡嗅往小村遠遠(註2)的氣味瓶,常可攫獲陳人鼎轉化自山、木與花層疊收納成氤氳香氣的臺東線索。舉凡可煉出沉穩木質香調,生長時枝葉喜筆直朝天的臺灣聖山紅檜、世代繁盛於東部山地的茵陳蒿,以及島上尋常可見,在臺東、南投各域分擁殊異葉型的刺蔥,「萃取精油時,我們常翻開刺蔥背脊,葉背後成排的點狀正是那供量豐沛的精油來源。不過開發前我常在想,為什麼就是沒有人想到把它變成產品 ?」
 
「在地植物為何總被埋沒?」的疑問推搡著他渡過幾個寒暑,想起初期幾次差點發不出伊娜薪水時,陳人鼎感激地說:「她們聽到消息時,起身拍掉身上的土,打趣地講了幾個葷素不忌的笑話,隔天照樣來上班。」陳人鼎擁著這群為尚德村蘊蓄勇氣的在地「貴人」,共同將泰源廣植造林、取得便利的肖楠葉煉出質美的精油,甚而在石縫中發現,若讓左手香獨生於此,竟能省去惡夢般除草的煩雜。就這樣陳人鼎陸續渡過了運轉維艱與颱風搗亂,園田半頃毀壞的困境,在親身與土地交手的「戰地」裡,他也觸見了臺灣在地的香草品種從未輕於西洋香草的事實。
 
「從一開始的綠薄荷、香蜂草到澳洲茶樹,原也積極試了很多國外品種,後來發現西洋香草在規模化種植上有天然的瓶頸,也讓我們轉而回歸臺灣原生種的大量栽種。這一圈終究走回最初想根尋『從土地上長出』的信念。」帶有溫煦香氣的土肉桂和姿態柔軟的埔姜(又名黃荊)分別餾進了氣味瓶,產量曾居世界第一的臺灣香茅也萃為小村遠遠相伴工作者提振心神、解憂抒鬱的隨身香氣。

 
「我們非常清楚,每一個人都只能陪你走一段路!」

 
「臺東的夏季還有一個味道!」陳人鼎像追索記憶直至發現珍品的獵人歡快地說,「每當七、八月份,我走過林相之間,整個森林都會透著一股淡雅的香氣,後來我才知道這是夏天才會開的山中花。」
 
將野薑、金銀和梔子花的怡人攏進花香調,這是堅信「科技和技術是翻轉價值根基」的小村先生下個三年在尚稱清朗的臺東天空下預備著手的實驗主調,「我們也非常清楚,村子要改變,一定不是現成的這群人,而是下一波對土地有理念、想留下來的人,而我們要做的是讓他們更易移居,也更能在這裡生存。」
 
村裡的伊娜慢慢老去,這次走進小村遠遠的她們不是來分享採摘的果實,而是受邀為香草園的座上賓,在陳人鼎與尚德村的下一個十年裡,深藏對伊娜老後頤養生息的關照,而產銷分離的藍圖也正牽起島上那群移動也行動,想讓這個百人小村一起活化流動的「關係人口」。
 
「療癒村會是我們的下個命題!」對話的彼方,小村先生的茶碗正斟滿帶進尚德日光香氣的野薑花茶,背景傳來伊娜和孩子們爽朗的笑聲,即使在話筒的另一端也不禁被這樣的歡快襲染,這是來自臺東,屬於土地上的生命能量,如同尚德村的香草一般單純而自然,卻難掩它旺盛、灑脫,深具感染力的遼闊之氣!

註1. 伊娜(阿美語:Ina)源於一位出現在臺灣原住民神話中的女神,在大洋洲,如:湯加、玻里尼西亞、夏威夷、毛利等南島民族神話皆有出現過。而此延伸阿美族語母親、媽媽的含意,指稱對阿美族女性長輩稱呼。
 
註2. 小村遠遠除為香氛品牌,並致力於解決當地人口老化問題,以友善農法種植香草開始,聚集在地老者參與種植,復育香草產業,活化農村能量,尚德村經過十年努力開始有了轉動。

 

陳人鼎 (攝影:拾光快門影像工作室)